2009-04-03  中國時報
【■胡晴舫】

 說到語出驚人,巴西總統魯拉一開口,范蘭欽也要靠邊站。 G20二十國峰會舉辦前夕,巴西總統魯拉盛情招待了英國首相布朗。餐敘之後,興致不減的魯拉對著媒體說,「這場危機乃由藍眼睛白種人的不理性行為所引起,危機之前,他們看似對經濟什麼都懂,現在證明了他們什麼都不懂。」棕眼白膚的布朗站在旁邊,侷促不安。

 魯拉緊跟著宣稱,他這輩子不識「一個黑皮膚或原住民銀行家」,如同他的政治同儕中國總理溫家寶、俄國總理普丁,他高聲指責西方社會造成此次金融危機,卻讓貧窮國家來承括苦果。

 魯拉的發言與其說跟種族歧見有關,還不如說跟兩個世界有關,即富人世界與窮人世界;已開發國家,開發中與未開發的國家。

 的確,即使經過了整個二十世紀的戰亂重組、移民遷徙與文化反省,西方已開發國家過去與現在的社會菁英多數仍長著藍眼睛白皮膚,他們在自己社會與其他社會都享有許多不言而喻的隱性優勢,即使在一個極度政治正確的友善環境裡,人們還是會不自覺優先雇用白種員工而不是黑人,買封面是白種長腿模特兒而不是亞洲平胸女明星的雜誌,店家會先服務高大的白種顧客而不是矮小的深色人種,海關很少攔下白種男性卻愛刁難南亞男子。全世界的成年人以能閱讀莎士比亞為榮,以自己孩子能閱讀哈利波特為喜,跟白種人做了朋友就覺得自己國際化,見了東南亞新娘只是很謹慎地點頭招呼。

 說穿了,這些看似跟種族掛鉤的文化偏見,不過是對經濟實力的諂媚反應。膚色,某種程度代表了金錢的顏色。夾帶了過去歐洲殖民時代遺留下來的社會印象,人們看見白種人或代表了白種人國家的護照,就先入為主地認定對方比較有錢。而今,中國觀光客到處撒錢旅遊,很多區域人民覺得刺眼,暗罵暴發戶,卻也學說中文,對他們微笑。法國人就很惶恐,因為歐洲人一直視為自家後院的非洲大陸在中國近年來的經濟影響下,如今拋棄了老殖民主子的法文,大量改學中文。

 巴西總統魯拉現在說話這麼大聲,中國提議國際新貨幣,無非都是因為經濟實力逐漸增長,自我感覺不錯。尤其此次危機爆發,從美國本土開始延燒,已開發國家個個兵敗如山倒,人民失業的失業,企業倒閉的倒閉,銀行關門的關門,政府手忙腳亂,花錢救市卻不見起色,徒把一堆銀行莫名其妙國有化。以往頤指氣使,而今狼狽不堪。

 開發中國家原本好整以暇,將這場危機解釋為已開發國家式微的跡象、西方文明將要衰落的前兆,認為是國際勢力消長的歷史時刻。直到美國民眾停止消費,亞洲四小龍出口幾近停擺,許多中國工廠收不到訂單,民工大量失業;法國想把工廠遷回本國,導致新歐洲國家抗議貿易保護主義;全世界才警覺到,我們所活著的年代全球化之深,居然,再沒有誰能隔岸觀火。

 金融危機發生至今,有些人認為市場本來就有景氣循環周期,榮衰乃市場生理現象,市場本身即有調節機制,強迫弱體質企業盡快調整,政府出手去救反而延緩了市場自行修補的速度。依此思惟,歷經AIG紅利醜聞之後,歐巴馬政府最近傾向讓通用汽車破產,不再搭救。

 也因此,起初認為美國即將拱出大國地位的人開始轉變想法,認為西方社會及早爆出金融水痘,反能盡快重整金融秩序,浴火重生,未來會更好。相對地,中國等開發中國家因為沒有危機,反而像溫水煮青蛙,錯失了調理金融體質的時機。

 危機還是轉機,目前仍算是經濟龍頭的已開發國家都有責任穩定全球金融秩序。而開發中國家除了見獵心喜,也應趁機檢視自己的金融機制,迎頭趕上。畢竟,在台下鼓譟總是容易,把主角轟下台之後,也要證明自己真有當家花旦的能耐。

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007Cti-News/2007Cti-News-Content/0,4521,5040364+112009040300453,00.htm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esliewen 的頭像
lesliewen

This is my Blog

lesliew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