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將近兩星期前就預定在7/25開刀,依照一般習慣前一天晚上要住院。7/24禮拜天晚上八點,打包好的生產及月子行李搬到診所,卻被告知目前沒有病房,最快要半夜12點才有床位,而且是手術恢復室的床位。聽到當下其實很惱火,但是人都已經來了,計劃也都持續進行,總不能拎著行李回家說我不生了吧。只好先在一樓大廳看電視等待,到十點一樓關燈,到四樓會客室繼續等。在這中間進行術前準備動作:灌腸、剃毛、抽血、測收縮及胎心音。繼續等到快一點,床位終於整理好:恢復室裡一張正常大小的病床,一張小病床。等到我和老公整理好要睡覺,已經快要兩點。這一晚,恢復室旁的待產房非常不平靜,我和老公一直到三點多還沒閉上眼睛。

  昏昏沉沉到了早上五點半,我開始因為整晚沒睡胃痛及想吐了。六點,護士進來說要灌腸,我非常抗拒,我將我的狀況跟他說,他量量血壓發現血壓偏高,就說那先打點滴,之後看狀況,如果到要進去手術房胃的狀況還沒解除,那就不用灌腸了。(是不是表示其實灌腸不必要的?)

  七點不到,媽媽和姐姐就到醫院了。看著我打點滴、消炎針、還有一隻抑制口水分泌的針。還沒進去就打了三針。等到快八點,就進手術房。  

  進房之後,冷氣很冷。據說開到22度。但是護士們沒想幫我蓋毯子,只是一直叫我躺上手術台要裝導尿管。奇怪,為什麼不是麻醉完再裝?痛得我眼淚快飆出來。又冷又痛,這時護士叫我要彎成蝦子狀准被打麻醉。麻醉醫師在我背後,碎碎念叫護士做這做那,叫我放鬆要再彎點,然後很快的在脊椎上打了洞。接著翻身,開始將麻醉藥注進管子裡。這時我簡直是衣不蔽體,冷氣冷得我一直發抖,醫生卻一直叫我不要緊張。抖到我手都不受控制,醫生說:我乾脆讓你睡覺好了。

  迷迷糊糊中聽到嬰兒的哭聲,還有護士報告體重的聲音。我想約莫是手術結束了。卻發現自己完全不受控制,沒辦法醒來。隱約知道醫生在作縫合動作,和護士在聊天。接著又不省人事。

  等到再次聽到聲音,是護士不斷在叫我的名字。我想要回應,但是沒有辦法。手開始不停的抖,頭開始左右搖晃,眼睛不受控制的一直流眼淚。護士來了三個人,一直不斷的叫我的名字,我卻沒有辦法回應。身體還是很麻,知道從手術台被移到小病床上,送到恢復室。我媽和我姐進來看到我的情形都嚇到了(聽說臉色很難看),護士幫我照光,一邊一直叫我,最後按摩(簡直是強按)我的人中,我才慢慢的可以張開眼。

  根據醫生的講法,我是在作夢。一般剖腹產聽說都很快就可以出來。那天我快八點進去,出手術室已經十一點。

  接下來幾天,我都還是住在恢復室裡面,因為還是沒有病房。每天都沒睡好。好幾天聽著隔壁手術室裡進行手術或接生。還有手術當天晚上被半強迫的母嬰同室。弄到我整晚沒睡,到早上七點半終於受不了的推回去嬰兒室。每天傷口痛,行動都得慢慢來。拔掉導尿管後,排尿都有困難,膀胱還發炎。另外我對麻藥過敏,整天癢癢癢,對束腹帶也過敏,癢個不停。老公看了都拜託我不要抓了。但是好難受。

  我好累。不過總算生完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esliewen 的頭像
lesliewen

This is my Blog

lesliew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