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一個人是直覺的、本能的、動物性的;
但面對失去一個人,則是哲學的、精神上的修行與鍛鍊。
學會怎麼失去,愛情就沒有什麼困難了。

--張曼娟

親愛的喵頭:

你現在所能想到的失去,大概是玩具不見了(把拔送的小鹿葛格!),氣球飛走了,泡泡破掉了這些讓你不會太傷心的失去。但是你能想像你最愛的兔妹妹有一天不見了,都不會回來了,那隻你每天抱著親著咬著、愛哭的時候只要他陪、把他當成你的妹妹一樣照顧他的兔妹妹都不會再出現了,你會怎樣?

人間最大的失去,目前我覺得有兩個:生命和靈魂,因為這也是再也回不來的東西。

靈魂失去的經驗,我有,整天無神,空空的軀殼做著一成不變的事情,就像是行屍走肉。甚至身體裡面裝著不是我的靈魂,在主宰我的軀體,也是經驗。

生命失去的經驗,我有,我的瀕死經驗和我外公/外婆/小舅逝去的經驗,都是讓我到目前一直在腦中拿出來不斷溫習,也拿出來不斷預習的經驗。 

能說從這兩種事情領悟到什麼嗎?我沒有像張曼娟一樣的文筆這樣來寫對愛情的失去,只是很實際的想寫:你永遠都不會知道你下一步會失去或獲得什麼,你永遠只能把眼前這一步做好,不要有遺憾。

 

但面對失去一個人,則是哲學的、精神上的修行與鍛鍊。

 

我百分之百同意,尤其不是在愛情中失去,是你在生命中真的完完全全失去一個人的時候,真會覺得是種修行。修每天的眼耳鼻舌身意,修每天的種子和意識,修每天的昨日死與今日生。修每天的當下的面對/處理/放下。

回首看當年對於愛情失去的態度,是多麼的幼稚與可笑。但這就是年輕,還沒有成熟的我。我想多年後的我,看我現在面對生命失去的態度,會不會也這樣覺得?

我永遠記得我外婆過世那天的早上六點多的莒光號上的蘋果日報和陽光,我永遠記得我接到四姨電話說我小舅過逝那幾分鐘的心情,滿滿的懊惱:如果我知道會這樣,我應該要怎樣....。我總拋不掉這樣的情緒,帶進我的生活中。所有的影子都喚醒記憶。所有的夢境都回到現實,生與死的交替。

經過這些年來,我要感謝我的環境和我的貴人們,讓我知道:不要再有這樣的情緒,因為那不值得!

生命中總有能排出先後順序輕重緩急的List,主觀的List。因為人是為自己而活,需要活得有成就感和溫暖的的生活。這是做為人的初衷。

一個人要成為自己以前,他必須要先提問怎樣是個人。這不是件簡單的事情,看現在政府做了這麼多的事情,他們根本不知道什麼是人,人需要什麼,人性尊嚴/信賴/尊敬是什麼?

我沒有要教條式的倫理規範,只是站在最基本對人的尊敬和尊重出發。我的上一代剛好搭到經濟起飛的時期,資本主義的滲透讓他們價值觀扭曲。所有東西都可以速成,所有美好都可以用錢取代用錢衡量,能佔多久是多久。但實際上,這地球村不是這樣運作的,這塊土地不是應該這樣讓他們用的。所有扭曲出來的制度和政策,受害的是大部分人的下一代。這些下一代根本沒機會想怎樣是人,做人的初衷是什麼?沒想到怎樣是人,你要怎麼做自己?

現在社會不在乎尊敬這兩個字,沒有持續和歷史的感覺,偏偏,人很需要這些東西。所有的東西都需要時間的魔法:小孩長大、果實成熟、發想完成。現在崇拜(用了就可以丟/壞了無所謂,再換一個),包裝(廣告/語言/視覺設計),但基本的實質的東西沒有人要做,因為那不花俏。因為那費時間。因為那沒辦法出名。因為那賺不了錢。

我也曾經在那之中迷失,或許是機緣,我被一次又一次的貴人敲醒,提醒我不能把這些事情視為理所當然。沒有什麼本來就應該怎樣的,今天能有只能說運氣比人好,但隨時會不見被拿走的東西,那不能拿來當成自己的一部分。

 

親愛的喵頭,我在你身上看到一個作為人的初衷。或說生命的初衷。

我不願讓我自己不滿的教育或是觀念強加在你身上而扼殺了一切的可能性。

靈魂與生命的圓潤飽滿,在於生命的最初燦爛綻放,我不願我的決定變成你日後回憶時阻礙的印象。

因為這些都是我親身體驗過的。我知道父母變成自己最大阻礙的感覺。

但或許這是我做人的初衷,必須面對生我養我的父母的考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esliewen 的頭像
lesliewen

This is my Blog

lesliew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