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念我自己,Still Alice,是一部關於失智症的電影。

雖然我沒有失智,但我也想念我自己。我好喜歡這個翻譯名字。

我想念我自己:不會頭痛,可以讀的下書,不會上班到一半喘不過氣發抖,可以晚上不用藥的睡好,可以不會白天一直昏睡。

死氣沉沉的現在,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電影裡面有句對白:我寧願自己得到的是癌症,而非阿茲海默氏症。

這句型我也想過,只是我想的是:我寧願自己得的並非憂鬱症。

憂鬱症,不像感冒,咳嗽流鼻涕看得到。不像癌症/阿茲海默症,被認為是絕症。

憂鬱症病人看起來就是個不太正常的正常人。應該要好的,有藥醫的;是可以自己以意志力選擇的,只是藉口。

可以接受癌症/阿茲海默症的去職,但憂鬱症離職就是沒有勇氣,無法負責。懦弱。

如果Alice會選擇要在某個時候結束生命,憂鬱症的病人也一樣會這樣想。

當決定吞下八顆十顆藥卻還是醒來,有時候真想直接往下跳。

前述一直說大家對憂鬱症的汙名化,像在討拍。

或許覺得這是病人情感的勒索。

絕症的病人可能會覺得大家都應該要都關注他,但也有人覺得給大家添麻煩。

憂鬱症的病人也是。

 

無論是照顧/陪伴哪種病人的人,很偉大,很辛苦。

再溫柔,耐性也是會用完的。

而且沒有親身經歷過,無法感受病人隨時變化的心理狀態。

因為心裡的話還沒整理好說出口,下一階段的變化又來了。

無所適從。

這不是一個理性溝通的社會可以接受的。

 

我真的很想念我自己。

那個願意掏心掏肺,愛得死去活來的自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esliewen 的頭像
lesliewen

This is my Blog

lesliew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