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阿茜與我相識於十三年前,
那從來就屬於作夢的年紀。

王小喵當年也是很有氣質的
跟黃阿茜一起進了學術研究社
看電影 讀台灣史 女性主義 心理學 參加激濤 
一起去台大站著看紅玫瑰與白玫瑰
兩個都選上樂隊去退掉
當初想要以後一起研究文史哲

高二分班後
曾經一起在課堂上講台灣史給大家聽
總是站在至善樓二樓愛班教室前講話
或是我偷偷潛進教室裡面
反正黃阿茜一定坐最後一排很好找也很好吵
那時在想什麼呢?
黃阿茜總覺得我以後會是個很有人文氣質的醫生
他會是個流浪趴趴走的靈魂

只是高二以後我真的走了不同的路
越來越不認真 越來越隨興自由
這時看到黃阿茜都覺得很慚愧
人家是很努力的在生活與充實自己
跟我和Levalon整天耳機交換來交換去
丟紙條上課吃小番茄跟便當是不一樣的
(話說這個L小姐才是很有人文氣質的醫生)

但是看到黃阿茜 總有莫名的親切感
想要一口氣衝上前抱上去往上爬
有時雖然不知要講什麼 卻也很愛賴在旁邊
是要重拾舊時光嗎?
還是漸行漸遠 又緊緊相嵌呢?
(註:這是詩歌朗誦的詞)

到了高三
又是個讓黃阿茜走路有風的時候
小說得了獎(還是高二?)
結果王小喵那時很龜
因為當班長 總有一堆煩的不行的事情

光復樓的歲月
總在三樓四樓那很陡的樓梯間與黃阿茜相遇又分離
聯考的壓力揮之不去
倚著四樓窗口看著操場
有一句沒一句的搭著
我那時真的很慌
因為沒啥唸書 沒什麼目標
模擬考出來總是在佈告欄很遠的邊緣找到我的學號
黃阿茜是裝著很慌 
很努力的把主義課本關於共產黨的批評用立可白塗掉
然後興高采烈的問我關於大學 關於夢想
夢想 或許被我高二時候的散漫消化光了
我變成了無所適適的渦蟲
但在高三 
我看到一個以後會越來越勇敢的黃阿茜
勇敢去面對 
勇敢說自己要或不要 
勇敢去發問
勇敢且誠實的與朋友交往

這是我最做不到的事情
我總是藏了很多的秘密
以至於我不夠勇敢
因為秘密 需要隱瞞 說謊
但是黃阿茜就是這樣坦蕩蕩
就是這樣單純 這樣誠實

高中畢業後
我們見面次數算的出來
聯考那年暑假我們一起看春光乍洩
升大二的暑假 你幫我拿電風扇到我宿舍
大三(?)你騎著車載我去沙崙 淡海
研究所某年你到我家 問我何時開起穿起無袖上衣
研究所某年約在之前FNAC樓上的雲門舞集
然後就跳到今年 
大雨中 我在捷運站看到了高一的黃阿茜的背影
一個很單純 很勇敢的靈魂

黃阿茜要出國了
我真的很開心 能夠勇敢去闖一闖
護照夾不要弄丟
(沒有可以做出你當年手工札記本的耐心和手藝阿)
你的Blog有空要繼續寫
還有 身體健康 要每天找時間運動


楚客狂歌笑朱門 煙雲漫掩蔽孤月
希望真有一起走大草原 去看荒漠漫掩的一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esliewen 的頭像
lesliewen

This is my Blog

lesliew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